北京高院調查女律師被打 網曝女律師通過立案逃債

                    2020-11-24 01:32

                    4月14日與北京晨報記者見面時,崔慧的右眼窩仍有淤青印記,“12天了都沒好利索”。崔慧回憶稱,4月2日上午9點多,她因自己代理的一起合同糾紛案去通州法院,要求下達執行裁定書!拔覐3月就開始找法官,不給回復也不接電話,我只能當面堵人,后來在法院四樓辦公室找到了執行一庭法官賴秀林。但他還是不愿意接待,左手推了我一把,右手就沖我眼眶打過來,我沒站住,直接坐地下了!彼貞,隨后有人勸她去接待室等,大約半小時后,賴秀林來到接待室,仍未回應她的訴求,“并且跟我說‘愿意往哪告隨便告去,要不然就換法官’”。

                    崔慧說,之后她到一樓尋找紀檢監察室和信訪辦公室工作人員未果,卻碰到執行一庭庭長楊宇!拔腋剿k公室門口,他直接喊來兩個法警讓收拾我,我一下被按到地上被連打帶踹!睋藁勖枋,自己當時哭喊“救命”,法警仍未停手,最終她暈倒在樓道里。

                    蘇醒后崔慧欲繼續向執行局局長反映情況,途中又遇三名法警,因一女法官出面勸阻,她并未再次遭遇武力。按照這名女法官的建議,崔慧稍事休息,并將被打經歷和辦案訴求形成書面材料,大約在下午兩點交給她代為轉遞院長。

                    “這是我在京執業10年生涯中,最恥辱、最痛心的一天”,崔慧說,返回律所后,一名同事撥打110報警,她在其陪同下前往受案的通州區梨園派出所配合調查。隨后由梨園派出所指定,崔慧前往同仁醫院檢查,診斷書顯示,其面部、軀干、四肢多發軟組織損傷,雙眼球鈍挫傷。

                    問及被打原因,崔慧給北京晨報記者的解釋是,通州法院相關法官故意刁難!拔沂诸^兩個案子法院都不給正常執行,一個是四川自貢的,因為沒按程序安排辦案法官,我去檢察院控告過他們不作為,得罪了他們,等我跑第二個哈爾濱的案子時,他們就卡我!

                    據崔慧描述,4月2日事發后,她一邊向通州區律師協會和北京市律師協會反映情況,一邊多次向通州法院紀檢部門、通州檢察院和梨園派出所詢問進展,但直到12日,她連法醫鑒定傷情都未被安排,多方給予的答復仍是需要等待!皩嵲诮^望了,沒有辦法,我就在微信里寫出來,發到各種律師群里,也希望媒體關注”,她說。

                    這條消息很快擴散并引起廣泛關注,尤其得到一些律師聲援。有人表示“震怒”,有人質問,如果律師有問題,輕有律協處分,重有公安查處,法院執行庭有何權力打人?

                    4月13日,通州法院發表聲明,聲明稱決定成立由紀檢監察部門牽頭負責的專項調查組對崔慧律師投訴情況進行全面調查,如查證屬實,將嚴格依法依紀對有關責任人進行嚴肅處理,絕不姑息。

                    然而4月14日上午10點,實名認證為“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長溝法庭法官”的新浪微博用戶“法官盧濤”發表文章,題為“崔慧律師所稱執行案件真相”。文中稱崔慧在哈爾濱有家康賽爾公司,其占70%股份,其夫占30%股份,欠債無數,崔慧為逃避債務在通州法院立案,訴康賽爾公司民間借貸糾紛。

                    “法官盧濤”指出,“法官為什么不出執行裁定,原來她是原告,是律所主任;是被告法定代表人,被告代理人是其律所律師!蓖瑫r,他還稱“通州法院會召開新聞通報會并公布視頻,大家等結果吧”。

                    但這條微博,連同13日晚發布的另一條微博“對網傳通州法院法官毆打律師的兩個問題”,在當天下午不見蹤影。一名知情人向北京晨報記者透露,“法官盧濤”是通過相關渠道從通州法院獲悉內幕,不過該知情人未對其內容真實性置評。而在另一些評論中,有網友和律師均表示在事實真相大白之前,下結論為時尚早。

                    北京晨報記者隨后聯系通州法院,相關負責人表示專項調查組已對此事展開調查,結果將及時向媒體和社會公布。北京市律協副會長張巍證實,13日下午,她已和其他幾名女律師聯誼會成員前去慰問崔慧律師。北京市律協另一名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律協正就此事向相關部門了解情況,暫時不便進一步介紹相關信息。

                    另外,北京晨報記者從通州警方獲悉,此事已經立案,警方也已對當事人進行筆錄問詢,并從通州法院拷取了事發時的監控錄像,調查工作仍在進行。

                    目前事件尚不明朗,對于可能出現的“法官打傷律師”和“律師誣告法官”兩種結果,北京隆安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尹富強接受北京晨報記者專訪時做出詳細解讀。

                    “無論律師還是法官,都應具有理性解決問題的基本素質,而不是采取過激甚至違法的方法解決沖突”,他說,此事雙方當事人身份特殊,容易影響公眾對律師、法官等法律職業者的評價,法院、律協都應從中分析查找律師、法官工作流程中是否存在有待進一步完善改進的空間。

                    尹富強還提到,公安機關辦案實踐中,因開具法醫傷情鑒定委托書是否及時與當事人產生矛盾的情況時有發生,盡管相關規定為“應及時開具”,但何為及時尚無明確界定,他也建議相關部門盡快明確具體時間期限,以避免不必要的沖突和質疑。

                    資訊排行

                     

                    推薦閱讀

                     

                    偷自区39页